資訊革命可能引發第二次文藝復興

                          吳作樂

前言

  自從美國柯林頓政府大力提倡國家資訊基礎建設(NII)計畫(俗稱資訊 高速公路)之後,世界各先進國家也陸續推出類似的全國計畫,我國也在 去年由行政院政務委員夏漢民先生召集成立推動小組,主導NII計畫的進行 。一時之間,『資訊高速公路』、『網際網路』(Internet)成為世界各大媒體 及國內媒體的熱門話題。然而,有關NII的論述大多傾向於強調產業及經濟 面的衝擊。事實上,NII代表的不只是資訊科技(產業)的革命,它將促使 既有社會機制及人們生活型態的全面改變。這一波的革命雖然才剛開始, 就已經衝擊到我們生活的每個層面:它快得讓我們一下子無法適應,使我 們現有的法律看起來像老古董,造成經濟活動的重組及工作環境的改變, 也迫使我們必須重新思考這一波革命將會把人類文明帶往何處?如何減低 這一波鉅變所可能引發的不利因素?甚至找出方向將這些暴發的力量導向 正面。因此,在人文面的影響更加需要有更多的社會、人文、政治學者參 與討論、研究。基於這樣的動機,本文試圖從資訊科技工作者的角度描述 資訊革命對人文面可能的影響,期望引起『非資訊科技』族群的興趣,進 而從社會人文的角度來思考、討論資訊社會的前景。

  歷史學家 J. Burckhard 在他的名著《義大利的文藝復興》一書中說道: 『在中世紀時期,人類僅能從他所屬的種族、家庭或工作團體意識到個人 的存在。到了文藝復興時期,這層面紗消失了,國家、種族、家庭這些社 會機制都被客觀化了,而同時個人的主觀意識相對強化,人類成為有意識 的個體,並以這樣的主觀意識來認定自己的存在,…』。Burckhard 的觀點 從500年後的今天來看,大致是正確的:科技上的重大突破不但瓦解了中世 紀的政經結構,也同時解放了人類的創造力,是西方文明開始超越東方文 明的一個轉捩點。同樣地,工業革命發展迄今也到了一個轉折點:21世紀 的資訊科技將是涵含著『第二次文藝復興』的契機或是促成由超級國家機 器所掌控的『美麗新世界』?悲觀者認為資訊科技將把人類帶回中世紀, 認為未來的資訊社會擁有『技術』者將只為大公司或國家服務,就如同中 世紀的武士為封建貴族所僱用,而其餘沒有『技術』的一般人將生活在低 工資,且隨時會喪失工作的情境,地位如同中世紀農奴。這個論點的假設 是資訊技術的主導權終究是掌握在國家及大公司的手中,資訊技術將繼資 本主義之後更加地深化知識的貧富差距,強勢文化將擁有更加犀利的資訊 傳播工具,形成資訊的帝國主義。反之,樂觀者認為資訊科技所帶來的技 術進步將使一般人也擁有相當程度的『資訊力量』。譬如說,個人電腦功 能越來越強,但價格也越來越平民化。同樣地,今天的數位媒體製作工具 因技術的進步,成本大大降低,個人工作室也可以製作高水準的作品。因 此,『資訊力量』應該是逐漸擴散而不是集中,知識也不可能被全面壟斷 ,資訊革命將是人類的第二次文藝復興。到底資訊革命會將人類會帶到那 個方向?以下的論述不可能也不企圖提供任何答案,僅僅是點出一些可能 的方向作為大家思考的起點。

Karl Popper 的三個世界

  二十世紀最有名的科學哲學家Karl Popper 在他1972年的論述中將我們 的認知世界分成三個互相關連的三個世界:第一世界是由自然界的事物及 其特性組成;第二世界指的是人類主觀意識,如情感、思想、夢、記憶、 意圖所構成的世界;至於第三世界則是由生物有意或無意建構的客觀世界 ,例如鳥巢、公路、教堂、通訊網路等等,第三世界最重要的內容基本上 是『知識性』或以資訊狀態呈現,例如社會制度、語言、科學與藝術、宗 教等等。換句話說,第三世界是人類文明的內容,這些內容持續不斷地影 響及改變第一及第二世界的面貌。

  Popper 的架構指出探索『資訊革命』的一個方向:資訊革命的意涵主 要是第三世界結構的改變,而逐漸波及第二及第一世界。500年前的文藝 復興是人類文明史上第三世界變動的最佳例証。而根據文藝復興史學家的 說法,導至這個大變動的主要動力是Gutenberg的活版印刷技術,加速了中 世紀人類知識技術的交流、積累,也間接地促成宗教改革及藝術創作。相 對應於文藝復興,資訊革命的改變動力是什麼?從20世紀最後20年的科技 發展來看,電腦及通訊科技固然是動力的源頭,但是最重要的還是這些科 技所觸發的:

非物質化 (De-Materialization) 的過程

  這個過程並非20世紀獨有,人類的商業行為從以物易物進展到紙幣也 是一種非物質化的過程。然而,電子資訊科技將這個過程不但加速而且擴 大到涵蓋生活的每個層面,卻是人類歷史的第一次:電子交易將商業行為 簡化成電腦上的數字交換,電話及電子郵件改變了人們溝通的模式,全球 衛星電視傳播模糊了文化差異。這是一個『數位信號 (bit)』快速取代『原 子(atom)』的過程,也是資訊流遠遠超越物質流的大變動。500年前的印刷 加速了資訊/知識的製造,但是其內容及傳播方式仍是相當物質化的(紙 張、運輸),然而今天的電子媒體及通訊網路已經將資訊的製作和傳播全 面電子化(非物質化),我們確信這個過程將造成文藝復興之後人類社會 最大的轉變,但無人能夠準確預測改變的方向及形貌。雖然如此,我們還 是可以根據最近十年的軌跡和『非物質化』過程的特性──時間和空間的 壓縮,來思索資訊社會可能的走向。

時空的壓縮

  當資訊以電子形式傳送時,速度就是時間壓縮的具體呈現,如傳真相 對於郵件。當各式各樣的資訊形式(影像、聲音、資料)通過全球電話網 路或國際網路(Internet)傳送時,國界和地理距離的暫時消失就是空間壓縮 的具體呈現。電腦和通訊技術的結合基本上提供時空同時壓縮的技術基礎 ,而在這個壓縮的時空環境,『非物質化』的過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進行 著。這是從科技進展的角度所能看到最明顯的趨勢。然而我們更關心的是 非物質化過程將為人們的生活型態造成何種改變?對人類的社會組織有何 衝擊?資訊革命在產業方面的影響相當直接,在這方面有關國家資訊基礎 建設(NII)或資訊高速公路的論述已很多,不再重覆,我們只針對近10年來 ,非物質化過程在教育、政治、藝術創作及媒體所刻畫出的軌跡作簡要的
描述:

教育與學習

  假設我們將一個19世紀的外科醫生經由時光隧道帶至今天的手術房, 可以想見的是這個醫生面對的是全然不同的環境,更不知如何下手。反之 ,如果將一位19世紀的中學教師帶至今天的課堂,也許課程內容有所不同 ,但上課的方式基本上沒有改變。換句話說,我們的教學方式和數百年前 的方式在基本上是相同的。教育與學習的改變是比較緩慢的過程。但是利 用多媒體工具的教學方式在過去五年內已在各先進國家造成相當大的效果

  事實上,人類的認知模式基本上也是多媒體型式的(圖像式和推理式 思考的混合)。因此,資訊技術的發展使我們跳脫『非人性』的單向、有 順序的學習方式,而能夠運用所有的認知機能(思考、視覺、聽覺),以 互動式及跳躍的方式來學習。譬如說,可以經由組合精心設計過 lego 玩具 學到一些基本的幾何原理,或反之由一些幾何原理來構築美麗的圖樣,多 媒體的教育方式讓我們有機會將藝術和科學重新結合在一起,也同時讓我 們的學習方式和娛樂能夠攜手並進。這些都不是夢想,Apple 電腦公司在 聖荷西為貧民區兒童所設立的多媒體教育中心,已証實將娛樂和學習結合 的多媒體教育效果良好。在這個方面的關鍵點在於如何利用多媒體的工具 將『資訊』轉變成『知識』,我們需要許多認知科學及教育心理學者的努 力來建構資訊時代的教育與學習新典範(Paradigm)。大體而言,非物質化的 過程對教育與學習的衝擊是正面多於負面。新的學習典範將使我們學得更
快更好。

人民的力量或是政府的力量?

  美國總統柯林頓每星期從Internet收到5000件電子郵件,負責處理這些 電子郵件的助理很高興地發現大部份內容對總統的評價都是正面的。當然 ,這有兩種可能:(1)網路的使用者大部份是民主黨人 (2)因為網路上有柯林 頓政府詳細的施政報告,而網路上的使用者因為知道更多政府的一舉一動 ,因而不會被媒體所左右。不管到底那種情形,利用網路作為政治事務( 或公共事務)的論譠在美國已成形,當大多數的人僅能從電視及報紙得到 政治訊息時,網路使用者可以直接看到政府各部門的施政方針內容,跳過 大眾媒體的仲介或過濾,這個現象直接挑戰『資訊』和『宣傳』的分界線 ,也就是說,政府可以掌握網路使它成為有用的宣傳工具,但也可以開放 網路使它成為和人民作直接溝通的工具,端看從哪個角度出發。從通訊形 態而言,網際網路或社區網路比電視或廣播電台更有潛力成為人民表達意 見的論壇,因為這種網路的多點對多點溝通形態比較有可能產生較具深度 的意見交流。社區網路在美國較小的城市己然成為市民表達公共事務意見 的管道,甚至投票的舞台。到底網路將成為人民的力量或是政府的力量, 從技術的角度來看都可能。社會傳統及政治力量的制約將決定網路成為民 主的利器或是專制的工具。

  文藝復興時期教皇利用印刷術大量印製赦罪券斂財,而改革者馬丁路 德也利用新技術傳播新理念來對抗,同時期的阿拉伯世界也從西歐傳入印 刷術,但因畏懼印刷術在知識傳播造成的影響力而強力禁止民間從事印刷 ,因而喪失了文化更新的契機。在這方面,政治學者應儘快擺脫舊科技下 的產物──傳統的民意調查,尋找出互動溝通的新形式之下通訊(不再是 傳播)媒體和政治互動的新模式。同樣地,施政者也可以透過網路和人民 直接溝通,但同時也應允許人民直接看到政府的所作所為,從社區網路到 全民網路,這是資訊時代技術上完全可能達到的遠景,也就是所謂的互動 式民主(Interactive Democracy),但是否能實現,就有待政治學者和政治家
的智慧了。

星期日畫家

  20世紀的天才鋼琴家顧爾德 (Gleen Gould) 在1964年預言未來音樂必定 與電子資訊技術發生千絲萬縷的聯繫,他為了証實這個觀點放棄了音樂會 演奏生涯,專心用錄音室的技術,創造出科技與音樂結合的演奏藝術。他 不贊成對音樂會進行現場錄音,認為應藉助科技手段(如剪接、編輯)創 造出最完美的『演奏』,並且主張科學技術正是解放音樂表現的一種力量 。時至今日,音樂界對顧爾德的想法仍舊充滿爭議性。但是從藝術史的發 展來看,科技的確賦予藝術表現新的語言;投影技巧的使用開創了文藝復 興時期的繪畫,19世紀印象派畫家也從光學獲得新技巧的靈感,至於電影 藝術更是直接由科技衍生出來。而這些新的創作在當初都曾受到嚴厲的批 評。最近十年,在『非物質化』的進程之下,數位技術已深入影響藝術的 創作(資訊生產)及藝術品的推廣(資訊傳播)。在創作方面,數位技術 提供音樂家,畫家新的創作媒介。誠然,從單純的技巧演進到新的表達語 言產生仍需要一段時間。在這段過渡時期,難免有沈迷於新技巧而忽視藝 術內涵的現象發生,然而一旦數位創作的工具更便宜、更容易使用之後, 會有更多的創作者參與,屆時新的『表現語言』將會出現。至於在藝術品 的傳達機制,音樂的傳達早已超脫演奏(演唱)會的限制,錄音帶、CD正 是一般人日常接收音樂訊息的主要方式。至於電子畫廊、電子博物館也會 逐漸在網路上出現。然而,更有趣的將是創作者和藝術行銷機制(畫廊、 發行公司)的關係:創作者可以將作品(音樂、繪畫)經過網路直接傳送 到欣賞者,建立起直接的橋梁,甚至直接進行交易。這些改變必定會對畫 廊及藝術家經紀公司造成衝擊。事實上,今天的網際網路上面已有連載小 說出現,只要每位讀者付極小的費用就足以支持一位網路上的作家。如果 創作者能夠很容易地和讀者直接建立關係,藝術創作將不再是一個艱苦行 業,也會促使『星期日畫家』的出現。文藝復興時期,科技和藝術水乳交 融、攜手並進,直到啟蒙時期之後,才逐漸分道揚鑣。這個鴻溝此後逐漸 加大,直到本世紀。然而,面向21世紀的來臨,我們似乎可以從最近10年 數位資訊科技在藝術領域所產生的衝擊得到一個訊息:科技與人文藝術之 間自文藝復興以來『失去的橋樑』逐漸浮現,我們期待在不久的將來有更 多的網路小說家、畫家、音樂家、哲學家的出現!

時空龐克

  『假如能夠將不合作主義 (Civil Disobedience)經由網路推行到全世界 ,將是再好不過了我們可以選擇性地扺制一些為利益而造成許多人類不幸 (生態汙染、貧富不均)的大公司,…在網路上喚起有良知的個人,打破 大眾媒體和大公司結合的資訊壟斷,這應該是我們努力的目標…』。上面 這一段話是直接節錄自網路上的時空龐克交談組 (Cyberpunk Group)。

  (最近國內有人將 Cyberpunk 譯成『電腦叛客』,但是 Cyber 的意涵 不只是電腦,punk 泛指文化邊緣人,也不是『叛客』;因此採用時空龐克 似乎比較符合事實。)目前全美國已有六百萬家庭在網路上,網路上的交 談己逐漸產生各種次文化的組合。時空龐克就是其中比較被注意的一群, 其組成份子包括電腦玩家,新時代 (New Age) 的信徒、環保團體、前衛藝 術家等等,這個邊緣文化群體的共同理念:(1)極端不信任大眾媒體 (2)希 望以科技的方法,透過一般人的集體力量和『不道德』的體制(通常是跨 國大公司)相抗衡。時空龐克的出現揭示了小眾傳播(Narrowcast)的成形。 隨著Internet 的普及,將來各種邊緣文化對主流文化和主流媒體的挑戰也會 越來越大。這些都是社會學者和媒體專家們值得好好研究的題材,時空的 壓縮及資訊取得的方便性將會對既存的社會機制造成何種重組的現象?世 界公民和地球村的概念是否和文化自主性能並存?這些問題都值得社會學 者從新的角度來思考。

概念傳輸系統

  走過最近10年『非物質化』過程的部份軌跡之後,我們可以看出,即 使科技的走向可以推測,但是已有的政治、文化制約力量和科技的互動會 產生出截然不同的結果。換句話說,科技是產生『Popper第三世界』變化 的動力,但是卻不能主導變化的方向。相對應於文藝復興時代,中國早已 有了印刷術和羅盤的技術,但並未造成如文藝復興那種大規模的『第三世 界』重整,因此,或許應該把影響及產生『第三世界』內容的機制看成一 個『概念及知識的傳輸系統』,其中包含兩大次系統:(A)科技(B)現存的 政治、文化體系及神話、信仰。這個系統的『輸入』可能是科技新發現, 新的概念等等,而『輸出』則是政治、法律制度、社會規範等等。

  依據上述的『概念傳輸系統』,西方歷史上的『第三世界』類型可以 描述成為:

(1) 文藝復興前:
次系統 (A):文字
次系統 (B):神學、信仰、王國…
(2) 文藝復興時期:
次系統 (A):印刷術、航海術、天文、物理
次系統 (B):人本思想、宗教、法律、國家
(3) 工業革命:
次系統 (A):機械動力、能源
次系統 (B):意識型態、民族國家、經濟
(4) 資訊時代:
次系統 (A):數位資訊科技、網路、時空壓縮
次系統 (B):(個人主義、全球還有很多部份正在形成中)
有了這樣的架構之後,我們可以從系統(A)和系統(B)的互動關係推測(或 假設)『第三世界』可能的內容,也就是科技對社會、文化機制將會造成 的改變,同時,也因為將系統(A)和系統(B)分開來看,也比較不會陷入工 業革命以來一直存在的『科技能解決一切 (Technology Fix)』的迷思。鑑往 或許可以推測未來,經由研究文藝復興時期及工業革命時期兩個次系統的 互動及結果,我們或許可以尋找出資訊時代最可能產生的幾種路徑(Path)及 引發重要人文課題。譬如說:文藝復興時期的科技次系統—印刷術、航海 術和當時義大利的社會次系統—城市國家、人本思想互動的結果產生了文 藝復興,而相同的科技次系統與回教國家當時的社會次系統(完整的宗教 控制力)互動的結果並未造成文化上的大改變。我們也可以用相同的方式 來找出資訊時代(A)和(B)互動可能的幾個重要議題:
  1. 資訊時代的資訊大量生產(系統A)和大眾消費文化(系統B)互 動的結果可能產生知識『膚淺化』的現象;也就是說,沒有經過 『處理』的資訊不等於『知識』,但是在消費文化體系內,大量 資訊有可能被誤導為知識,而知識也在這樣的社會形態之下被膚 淺化了。訴諸直接感官刺激的『影像文化』就是膚淺化過程的例
    子之一。

  2. 個人隱私權和社會安全的衝突:網路上面的人類活動也同樣反應 真實社會,因此各式各樣的犯罪行為也會在資訊網路上發生,甚 至有新的犯罪形式產生。然而,為保障社會安全所必需的『資訊 監聽』又不免侵犯到個人隱私權,在資訊化社會由於極大多數的 人類活動都會在網路上進行,因此這個衝突會隨著網路的普及而
    更形嚴重。

  3. 人際關係的改變:網路的普及超越空間的限制,個人可以在網路 上選擇個性、嗜好相同的『網友』交談,產生新的關係。相對地 ,對於週遭的人際關係反而逐漸疏離。換句話說,新的世界性『 網路社群』正在形成,而傳統『地理社群』的連結力量趨向減弱
以上列舉的只是可能深遠的一小部份而己,用來說明『概念傳輸系統』可 以幫助我們把可能的路徑描述清楚,是一個尋找及定義資訊世界人文課題
的有效工具。

結語—諸神之黃昏

  1876年,華格納的精心傑作『尼布龍指環』—從『萊茵黃金』到『諸 神之黃昏』的音樂劇舉行世界首演時,他以為藝術家的終極理想已到達, 也就是結合詩歌、舞台劇及音樂的『多媒體』形式已達登峰造極之境。然 而,明年即將由紐約布魯克林音樂學院推出的歌劇『Petrarch's Air』將是 數位多媒體創作的全面展現——利用『虛擬實境』的技巧讓聽(觀)眾不 管在生理及心理都全面浸入藝術家的創作空間堙A相較之下,華格納的表 現方式只是相當初級的多媒體而已。五十多年前,當第一部電腦出現時, 一般的看法認為這種大機器只有大企業需要,全世界有數百台就夠了。然 而,1994年全美國的個人電腦銷售量第一次超過電視機,其中有600萬家庭 已經連結上網路,也就是說,資訊進入家庭的時代己到臨。在不久的將來 ,人們可以在家中經由網路得到必要的生活資訊,進行交易,甚至在家工 作,然而,伴隨這些『方便』所帶來的新的『社會問題』也會逐漸浮現。 科技不是解決人類問題的『萬靈丹』,人類文明在科技鉅變時將建立一些 新的價值,也同時失去一些傳統價值,得失之間如何取捨將是資訊時代人 文學者最大的挑戰。我們或許不可能全面掌握科技發展的方向,但至少可 以評估可能的影響,從而調整已有的社會機制,使得正面的影響大於負面 。人類歷史可以看成是『自我發現』的歷程,或許通過對科技的理解和互 動,我們得以加深人類的自我理解,終能夠避開科技鉅變時為人類帶來的 痛若和災禍。華格納的音樂劇或許在表現力上面不及今天的虛擬實境,但 是它所涵含的神話力量和人文精神或許是資訊時代迫切需要的『救贖』。


本文作者吳作樂為工業研究院電腦與通訊研究所副所長
本文原載於《中國時報》5/13, 5/14